《李忠宪专栏》我是谁?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0R和生活950人已围观

《李忠宪专栏》我是谁?

原文发表于李忠宪脸书,芋传媒经授权转载。

姚元潮写信给国际奥委会告发东京奥运会正名台湾的公投运动,引发台中亚青运动会的举办权被取消,以及德国国家足球代表队土耳其裔的厄齐尔(Mesut Ozil)因为一张和独裁者埃尔多安(Recep Tayyip Erdogan)的合照,隐晦地支持土耳其的扩权公投和总统大选,影响德国境内一百多万双重国籍土耳其选票,造成所谓种族歧视的纷扰,因而退出德国国家代表队的风波。这两个事件都是因为认同产生了很大的问题。

认同最基本的是个人的认同,所谓的人格同一性,那个现在看起来秃头、癡肥、懒惰的老头,真的是我 20 几岁认识的风趣、积极、帅气的老公吗?这两个人如果同时出现在老婆面前,她一定不会认为他们有什幺任何共同的外表特徵,这两个人到底是同一个人,还是不同人?

「我是谁?」是普遍永恆的哲学问题之一,我的父母是土耳其人,从小告诉我不能忘本,根源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,这是在厄齐尔的新闻里面常常看到的一个德文字「Wurzel」,这个字就是「根源」的意思,厄齐尔的父母亲常常告诉他,不能忘本,不能忘记自己是土耳其人,这是他的根源,所以他要尊敬土耳其的总统,不管总统是埃尔多安,还是一颗石头,都要抱持崇敬根源神明的心情,这是一种认同。和他一样背景的土耳其裔德国拳击手亚力克(Ünsal Arik)虽然也饱受身为移民的困扰,但是他公开反对埃尔多安,虽然因此丧失了很多可以代言广告土耳其相关产品的机会,但是依然勇敢的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想法。

《李忠宪专栏》我是谁?

姚元潮的例子相对于厄齐尔比较简单,看起来他的认同应该没有任何商业利益的虚情假意,他是真心的希望这块土地能够叫做中华民国(China),而不是台湾(Taiwan),这个 88 岁的老人,出生是中国人,成长受教育都是中国人,他的认同当然是中国人,所以做出这样的事情,他一点也没有觉得有什幺问题,这是一种对于自己认同,高尚爱国的行为,所以他会大声公然宣扬,理直气壮希望得到世界和国家社会的讚扬。

如果我的观察没有错误,台湾现在像姚元潮这样的人比例不多,就是强烈认为「自己是中国人」的人,不管这个中国是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。现在比较多的人是认为「自己不是中国人」,尤其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,至于自己是什幺人,就非常的分岐和混乱,有些人认为自己是中华民国人,然后中华民国等同台湾,有些人认为是自己是台湾人,然后台湾等同中华民国,有些人认为自己是台湾人,然后台湾不等同于中华民国,有些人认为自己是中华民国人,然后中华民国不等同台湾。无论如何,现在认同中华民国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,应该是不多。

《李忠宪专栏》我是谁?

人格同一性的问题,时间上一直是同一个人的人格到底意义是什幺?这个问题困扰了非常多的哲学家,「特修斯之船」是最古老的例子,就是有一艘叫做特修斯的船,它从希腊出发,绕行地中海一圈,在途中遇到暴风雨,弄坏了船帆,于是船长把船帆给换掉,在途中遇到各式各样的困难,于是这个零件也换那个零件也换,全部换光光,原来所有的零件材料全部通通都换掉,这艘船回到希腊以后,还是「特修斯」吗?

亚里士多德认为要决定这艘船是不是还是原来的特修斯号,由四个条件来加以决定,这就是有名的「四因说」,材料、形式、动力和目的。他认为这艘船除了材料以外其他都还是一样,所以还是「特休斯」。

推衍人格同一性到国家认同,血源就有点像材料或形式,这个认同非常简单,而且普遍存在于自然界当中,猫不会认为自己是狗,猪不会认为自己是人。动力和目的的认同比较複杂,除了人以外的其他动物,很难有所谓动力或目的的认同,一个脸友曾经留言他的认同,就是自由、民主、人权这些普世的概念,这样认同方式就比较偏所谓动力或是目的的认同。

不是每个人都是哲学家,但是每个人都要面对认同的问题,从人格同一性一直到国家认同,都没有人可以帮你选择或决定。我们当然也可以很简单的像动物一样,用血源来决定我们的认同,问题是认同之后就会产生美德和伦理选择的决定。

人不是一般动物,因此认同也变得非常複杂!

SaveSave

相关文章